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堅定的態度:在霸凌與偏見的世界裡,我決定在16歲時戰勝你!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真人真事翻拍成電視電影
★獲得亞馬遜書店4.6顆星盛讚


「這是本駭然但鼓舞人心的書!令人一翻開便停不下來?!?
「艾莉克絲非常勇敢,即使遭遇那麼多黑暗,依然有尊嚴且積極過生活?!?
「她令人敬佩之處,不僅是挺過折磨,更是具有為生存和自由奮鬥的毅力?!?


那年艾莉克絲15歲,告訴父母自己是同性戀,惡夢從此開始。
這是她的故事……

艾莉克絲曾經找不到容身之地,以為自己是被神遺棄的小孩,
並且對父母絕望,恨透全世界對她的遭遇冷眼旁觀。

但是,她即使被迫肩負裝滿石頭的背包,仍一遍遍自我鼓勵:「我的不同之處,正是我的強大之處,我會找回發聲的力量。樹木很強壯,即使遇到壞天氣,也不會輕易被摧毀,我是一棵樹?!?

★16歲就以堅定的態度,對抗偏見與保守勢力
  在美國猶他州,作者艾莉克絲是第一個在法律保障下,公開以同性戀身分生活的未成年少女。如今,她在慈善機構擔任募款人員,真正體會到自由與成就感。
  艾莉克絲成長於虔誠的摩門教家庭,從小生性活潑、愛交朋友,並且和一般青少年一樣情竇初開,但愛上的是一個女孩。在向父母坦承性向後,原本充滿歡笑的生活嘎然而止,因為她被送到陌生人家中,接受一連串的「性向矯正」……

★她雖然遭受霸凌與監控,但最感到心寒的是……
  「上帝真的在意,我喜歡男生還是女生嗎?」艾莉克絲坦承真實自我的代價,就是被用皮帶和拳頭毆打,沒有任何隱私權,甚至為了生存而背叛他人。
  她回想:「我被拖回車裡,尖叫喊救命,其他人卻無動於衷、袖手旁觀?!辜词共粩嘁愿鞣N方式向外求助,但救命呼喊被一一輾碎。她不明白,為什麼親情、人際信任與宗教道德,遇到「同性戀」這個標籤,就會煙消雲散?

★是什麼讓她不畏懼惡意環境,勇敢活出自己?
  在非人道的矯正過程中,艾莉克絲也曾有過輕生的念頭,但從來沒有看輕自己,而是深刻領悟到:
?當周遭沒有人值得信任,相信自己是最大的武器。
?強迫扭曲他人的價值觀,只會得到表面的順從。
?沒有永無止盡的深淵,絕不放棄日常的微小希望。
?如果想要改變僵局,勇敢活下去是一切的資本。
?永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會有人聽見自己的聲音。

★與州政府正面對決,為LBGT的權益發聲!
終於,有同儕、律師與人權團體發覺艾莉克絲的努力,讓無盡的黑暗透出一絲陽光。但是,她接下來要面對的,竟是另一項艱辛的巨大挑戰。
猶他州政府主張,父母有權力影響及改變未成年子女的性傾向……。艾莉克絲對此挺身宣戰:「我要說出我是誰,要說給全世界聽?!菇涍^激烈的法律攻防,法院裁定她獲得勝利,得以回家享有自由的生活。

  如果你也因為性向,被父母拒在門外、遭受不公平對待,甚至懷疑自我存在價值,艾莉克絲的真實故事告訴你,抱持堅定的態度、掌握自己的獨特,能使你變得強大,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艾莉克絲?庫柏
開創美國猶他州的先例,得以在法律保護下,公開以同性戀青少年的身分生活?,F年25歲,住在美國俄勒岡州的波特蘭。

喬安納?布魯克斯
作家,同時也是研究摩門教、性別與LGBT議題的專家。此外,任職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副校長。

龐元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畢業,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聯合專業考試及格,現為專職譯者。
譯作有《下一球會更好》、《跟以色列人做生意,和你想的不一樣!》、《我只想活著》、《認識聯合國》、《揭密風暴》、《第一探長的最後正義》、《法律,不只是法律》、《藍鯨誌》、《白蟻之魂》、《時間漩渦》、《獅子與我》、《查理桑莫的走騙人生》、《我繼承了一座莊園》等數十部作品。

推薦人
法律白話文運動
公民教師、《思辨》作者 黃益中
作家 宋尚緯

?

序言 我的堅定態度,是「反霸凌」的力量來源

「你看那個變態?!箍蛷d的暗處傳來這句話。我面向牆壁站著,背包的重量噬入我的雙肩,痛得站不直。
「妳死定了變態?!刮也恢缹χ鵂澅谡径嗑?,為了減輕痛感,一聲不吭地變換雙腳重心?!讣胰硕疾灰獖?,上帝不會守護妳這種貨色?!?
我只能從午後天空逐漸蔓延的黑暗,得知時間的流逝。燈光明暗交替,一群人來了又走,就這樣過了一小時又一小時、一天又一天。那些人全是好人,認為我活該落得如此境地,因為這是上帝的旨意。
爸媽從小就對我說:「上帝幫每個人規劃了一條路?!怪灰樦@條路走,就能活在上帝的庇護下,永遠都是大家庭的一份子,這是爸媽最大的心願。然而,這份過度嚮往,讓他們寧願把我送到陌生人的家中,只因陌生人承諾會不惜一切代價,改造並治癒我。
我面向牆壁站著,「死變態」三個字搧了我一記耳光,疼痛噬入後背。我知道自己的不同之處,正是擁有力量的來源。我要靠這股力量逃出去,與家人重聚,擁抱真正的自我。
序言 我的堅定態度,是「反霸凌」的力量來源
第一部 即使會引起非議,我仍堅持「我願意」
1. 我曾經相信,家人永遠不會分開
2. 將來到了天堂,我會和誰住在一起?
3. 明知會引起非議,還是好想牽她的手
4. 多希望初戀的悸動,可以持續到永遠
5. 媽媽怒吼:「現在給我滾出去!」
第二部 面對殘忍霸凌與改造,內心激起「我自救」
6. 抵達猶他州聖喬治,承受地獄般的試煉
7. 被整個城市孤立,沒有人伸出援手
8. 上帝真的在意,我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9. 我的天性,真的是需要治癒的疾病嗎?
10. 每天從早到晚,肩負裝滿石頭的背包
11. 除了自己,世上沒人會主動解救我
12. 為了重享自由,堅強盤算新的計畫
第三部 我要說出我是誰,要向不公義「說不!」
13. 回歸校園,看見黑暗中的一線曙光
14. 一天都不能再忍耐,絕對要逃走!
15. 同儕與人權律師,讓我再次擁有安全感
16. 首席檢察官竟然指責我:「無法管教」
17. 在法庭面對面開戰,巨大陰影再度籠罩
18. 告別充滿傷痕的過去,不再恐懼與憤怒
19. 永遠要相信,一定能開創更美好的未來

致謝
LGBT資源分享
第一部 即使會引起非議,我仍堅持「我願意」

5. 媽媽怒吼:「現在給我滾出去!」
  我第二次從洛杉磯回到家,但這次沒有警車停在家門口、沒有警察在廚房等我,媽媽也沒坐在廚房桌邊哭。爸媽知道我會回家道歉,我也知道他們會問我去哪裡,於是老實地向他們坦承,並毫無意外地被罰禁足。我們很有默契地沒有再提起這件事。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關在房間看書、練習大提琴,熬過炙熱又灰暗的夏日。我與碧安娜、艾希利,還有潘蜜拉互傳簡訊,潘蜜拉異常執著地問我是不是同性戀。我把她幾個月前對我說的話重複一遍:「我不是,我只喜歡怡菲這個女生?!?
  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是同性戀。潘蜜拉是我唯一認識的同性戀,她和我相當不一樣,肩膀很寬,為人魯莽直率。雖然我對女同志所知不多,不過她似乎很符合一般人對女同志的刻板印象,但我並不符合。
  怡菲到亞利桑那州照顧祖母,很快地就回到維克多維爾。想必她一定很享受一個人開著吉普車,在沙漠上長途奔馳的感受。某個星期五晚上,我問爸媽能不能去找艾希利,他們雖然不怎麼高興,還是同意了。
  三十分鐘後,我坐在怡菲的吉普車前座,牽著她的手。她說:「我想妳?!刮一卮穑?
「我也想妳?!刮覀兦巴紖^,把車子停好後立即陷入熱吻。收音機是打開的狀態,看不見的無線電波飛越山區,進入汽車的喇叭。
  與怡菲共處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我偶爾會瞇眼看手機上的時鐘,時間越來越晚了,手機螢幕漸漸填滿艾希利與碧安娜的簡訊。我知道回家時間要到了,但與怡菲在一起的時光實在太美好。我們不停親吻著,她向我說起亞利桑那州,還有她祖母在圖森市南區的小屋。
  接著,又聊起大家在威尼斯旅館房間的地上,睡得橫七豎八的模樣。說著說著我們安靜下來,怡菲的黑色長髮環繞著我。在一片寂靜中,我們親吻著彼此,心中突然產生令我困惑的感受,我不曾感覺到如此強烈的激情,不曾察覺到心中還有這樣的柔情,也從來不覺得自己這麼漂亮?,F在回想起來,可能會覺得有點滑稽,但這就是我當下
的感受,以及當時所能想到最貼切的形容。
  突然,我想起潘蜜拉的疑問:我是不是和她一樣是同性戀?我實在很難把自己對怡菲的感情,和同性戀的概念聯想在一起。同性戀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一點頭緒也沒有。無論是電視節目還是電影,都很少上演一群同性戀年輕人談戀愛的戲碼,唯一能作為參考的只有潘蜜拉與她的女朋友珍妮,我只認識這兩位同性戀者。
  怡菲雙手撫摸著我的脖子與背,突然想起七年級那年對珊曼莎的情感,想到自己在管弦樂課上,總是一邊看著她的鞋子與長了雀斑的雙腿,一邊聽她演奏大提琴。我又想起那天躺在游泳池旁熱熱的混凝土地上,突然好想牽她的手。我要的不只是牽手、親吻,而是一種來自骨子裡更大的慾望。
  珊曼莎最美好的那一面吸引著我,她在課堂上經常第一個舉手,好像什麼都懂,而且總是全神貫注地演奏大提琴,沉浸在音樂之中。其他學生經常在背後說她的閒話,嘲笑她祖母經營的拖車屋停車場,她默默捍衛自己的樣子也令我心動。
  至於怡菲吸引我的地方,則是她一頭黑色的長髮、曲線窈窕的雙腿,還有厚底高跟鞋。我也愛她的獨立、對祖母的關懷、勇敢闖蕩洛杉磯的精神,以及她與人相處的本事,總能讓和她說話的對象感到自在。
  我知道會有這種感覺並非巧合,但我是同性戀嗎?我還是無法確定。那天晚上,我不再回覆簡訊後,艾希利打電話到家裡找我,與媽媽通了電話,謊言馬上就被拆穿了。怡菲開車載我回維克多維爾,我心中泛起前所未有的恐慌,下車後已經無法拋開心中的焦慮,更難假裝自己不緊張。
  我走過一排米色的房屋,走向我家所在的那條死巷,一路上雙腿顫抖,肚子非常痛。我不知道回家後會面臨什麼場面,但確實有種山雨欲來的預感,當時的我不知道,整個世界即將驟變。
  隔天是在一片平靜中開始,而且平靜過頭。我睡到很晚才起床,爸媽一大早就出門處理雜事,回到家時已經是中午。當時我正在換衣服,聽到媽媽在臥室外叫我的名字,我沿著走廊走到他們的臥室,媽媽站在房門口,爸爸則坐在床的邊緣,我走到他們兩人之間。

「妳昨天晚上到哪裡去了?」
「艾希利家?!?
「艾希利昨天晚上打來找妳?!?

  我低頭看著地面,想編個故事瞞過他們,但總覺得這次的心境不太一樣。媽媽又問:
「寶貝,妳脖子上那個是什麼?」我聽得一頭霧水,轉身面向衣櫃牆上的鏡子,脖子左側有個紫色草莓?!赴蚩私z,妳跟誰上床了嗎?」我媽的聲音高了一些。
  我深吸一口氣,話就這麼說了出來:「媽,我喜歡女生。這個草莓是一個女生種的,我喜歡女生?!惯B我都沒想到,自己的聲音竟然會如此堅定。一片沉默之後,我聽見媽媽尖叫地說:「啊,天哪!」爸爸什麼也沒說,只是低頭看著木板地面。
  媽媽不斷尖叫,並且大哭了起來,我默默從她身旁走過,回到自己的房間,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幾分鐘後,我的手機在衣櫃上嗡嗡作響。住在亞利桑那州的姐姐打電話給我:

「出了什麼事嗎?媽媽剛才打電話給我,她整個人變得歇斯底里?!?
「我都跟她說了?!?
「什麼叫作妳都跟她說了?」
「我跟媽說我喜歡女生?!?

  我聽見電話的那一頭,傳來嬰兒哭泣的聲音。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血壓下降,嬰兒哭得越來越大聲,但她還是保持冷靜。她深吸一口氣說:「好,沒關係。我們會想辦法解決,妳不會有事的?!刮衣犚娮呃鹊哪穷^傳來媽媽的啜泣聲。我感覺得到姐姐很不能接受這個消息,但還是極力維持鎮定地安慰我。突然,媽媽出現在我的臥室門口,爸爸依舊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床邊,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地板。
  媽媽拿走我手中的手機,翻看簡訊與語音信箱,哭著問我:「這個人是誰?」我用假名儲存怡菲的聯絡資訊。我看到媽媽怒火中燒,才想到怡菲恐怕會遭殃,畢竟她已經十八歲,而我才十五歲。我什麼也沒說,媽媽繼續查看手機。接下來的一句話,徹底改變了我之後的一切。

「滾,」媽媽的聲音充滿怨毒:「滾出去,給我滾!」

  媽媽繼續看我的手機,完全沒有抬頭。她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要我滾出家門?她接著說:「艾莉克絲,把妳要用的東西全部都帶走,不然妳下次回來,東西都會在前院的垃圾袋裡?!刮艺麄€人愣住,簡直不敢相信會聽見這句話。媽媽站在原地哭,氣得狠狠抓住我的手機。我照著她的話做,拿起繡著我名字縮寫的黑色背包,又從衣櫃拿出幾件短褲與T恤,再去浴室拿我的牙刷與化妝包。
  我走下樓梯,把爸媽留在身後。爸爸還是一動也不動地坐在床的邊緣,媽媽則是在我的房間哭泣。我覺得自己快要吐出來,但雙腿還是繼續往前走,一路走到艾希利家。我的心情差到說不出話,艾希利看見我難過的表情,問道:「出了什麼事?」我向她借手機打給碧安娜,自己被爸媽趕出家門,拜託她來接我。接著又對艾希利說,讓我一個人暫時靜一靜。我走進浴室把門關上,打電話給怡菲,她在開車途中接到電話,我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沙漠風聲。

「我跟爸媽說我喜歡女生?!?
「啊,慘了。他們怎麼說?」
「他們把我趕出家門?!?
「天哪?!?
「他們現在在找妳?!?

  怡菲不說話了,我聽見她把車子停在路邊。我們沉默一會兒,她好不容易才開口:
「他們說不定會報警?!刮一卮穑骸肝抑?,我覺得他們會?!菇酉聛碛质且欢伍L長的沉默。她小心翼翼地問:「妳把我的名字跟他們說了?」我堅定地回答:「沒有,我不會告訴他們?!辜词棺陨硖幘橙绱藧K,我還是很慶幸能保護怡菲。
  碧安娜與她媽媽過來接我,誰也沒提起我家發生的事情。不曉得凱西是否知道我今晚要在他們家過夜的原因,也不知道艾希利有沒有和她說。我們一抵達弗羅瑞斯家,凱西便閃進臥室,我則是拿著包包,走到碧安娜的房間。碧安娜從車庫走出來,手裡拿著好市多買的桶裝餅乾麵團,對我露出一個燦爛卻有點無奈的微笑。
  我們在廚房裁切一塊塊巧克力碎片餅乾麵團,整齊地放在烤盤上。碧安娜有個壞習慣,一旦遇到危機就要吃東西,我們坐在廚房吃巧克力碎片餅乾,從下午吃到傍晚,再從傍晚吃到晚上。最後倒在沙發上,享受冷氣與電視。碧安娜睡著以後,我還是沒有哭。我躺在黑暗中思考,一顆心怦怦跳個不停,腦袋一片恐慌。
  我告訴爸媽自己喜歡女生,他們便把我趕出家門。然而,這不是我第一次向他們坦承難以接受的真相。我第一次吸大麻就向他們坦白,他們聽了相當冷靜,也表示可以諒解,絲毫沒有表現出慌亂的樣子,大概是因為我幾個哥哥也吸過大麻,所以爸媽知道該怎麼做。
  但是,養出一個喜歡女生的女兒就完全不一樣,他們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想必一定相當錯愕,尤其是媽媽。因為我們信仰的宗教告訴她,上帝不會接納我這樣的人。也就是說,支撐著她的信仰與社會容不下我,上帝的計畫也容不下我。
  經過這番思考,我能理解爸媽內心多麼恐慌,自己也相當難過。但在這一刻,十五歲的我躺在碧安娜家的沙發上,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無法想像往後的日子,只感受到母親的羞愧,還有父親的沉默重重壓在心頭,快把我壓垮。
  一個禮拜過去了,爸媽不曾與我聯絡,連一句話也沒有,他們的沉默讓我傷心又害怕,而我的煩惱則是越來越具體:快要開學了,我還能去上學嗎?一直住在弗羅瑞斯家,沒有錢買衣服和上學用品怎麼辦?爸媽會不會在開學前來接我?
  碧安娜與我一起打發時間,用過去消耗無聊時光的方法減輕我的壓力。我們與安琪拉、潘蜜拉一起窩在客廳的沙發上,但對於我目前的處境,沒有人知道能說什麼,一切照舊,彷彿什麼都不曾發生。我們把冷氣開得很強,以對抗沙漠的酷熱,有時候在客廳看電影與音樂錄影帶,或是放鬆地抽煙,有時候也會做甜點來吃,把好市多的冷凍巧克力碎片餅乾麵團放進烤爐,坐在廚房吃新鮮出爐的餅乾。
  某天,大家吃完晚餐的時候,凱西說爸媽打電話來詢問近況,但還不想與我說話。除了這句話以外,弗羅瑞斯家家長沒再說起我的情況,很有默契地避開敏感話題,絕口不談為什麼我被趕出家門、不談我是同性戀,也不談同性戀身份對往後人生與家庭會有什麼影響。弗羅瑞斯家的父親雖然是教會的大祭司,如今也是無言以對,但這我來說是好事,不用聽到有人引用《舊約》經文說同性戀多討人厭,或是說上帝有多討厭我。
  不過,他們之中也沒人安慰我,或是說出可能改變我或父母想法的話,例如:「上帝愛每一個人」、「這不是誰的錯」、「事情會順利解決的」?,F在回想起來,弗羅瑞斯夫婦對於潘蜜拉是同性戀的事,想必也是感到無比驚駭、難以承受,一如爸媽對我的感受。他們大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摩門教能給予同性戀父母的幫助非常有限。
  第二個禮拜過去,我家還是沒人與我聯繫,在勞動節前一天晚上,碧安娜的爸媽走進客廳,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碧安娜的爸爸:「艾莉克絲,妳爸媽叫我們不要跟妳說,但我們還是覺得應該要說?!刮移磷『粑雎?,心中的焦慮再度升起。他接著說:「妳爸媽要過來接妳,帶妳到猶他州與祖父母一起住?!?
  我深深吐出一口氣,覺得這個主意很好,祖父母以前住在奧海鎮時,我就很喜歡去他們家。他們住在一個大大的老宅裡,四周圍繞著柳橙果園與蔬菜園,院子裡有貓咪和兔子跑來跑去。祖父母幾年前搬到猶他州南部,我一直很想去拜訪他們,也覺得住在那裡很輕鬆愉快。我覺得應該與爸媽保持一點距離,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比較好。弗羅瑞斯一家人待我很好,但總不能一輩子睡在他們家的沙發上。
  我走到碧安娜房間打包行李,不停在腦海中預演,回家後爸媽會對我說什麼,我又能對他們說什麼。我對很多事情都感到抱歉,不該一聲不吭就出門,害他們擔心,也不該做個難搞的孩子。但是,我無法為親吻怡菲或是喜歡女生而道歉,我回不去了。
  不到一小時,有人敲了敲前門,弗羅瑞斯夫婦請爸媽進門,媽媽站在門口哭泣,爸爸則是感謝弗羅瑞斯夫婦照顧我,接著摟住碧安娜的肩膀擁抱她。我在客廳目睹一切,但沒有人和我說話,後來爸爸抬起頭,揮揮手說:「艾莉克絲,我們要走了?!?
  我拿起背包走向前門,和碧安娜、弗羅瑞斯夫婦一一擁抱致謝,然後跟著爸媽走進炎熱的沙漠之夜。



第二部 面對殘忍霸凌與改造,內心激起「我自救」

8. 上帝真的在意,我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我整個禮拜五都在思考如何回到幾百英里外的家。我大概知道席爾家的房子位在城市邊緣,後方是浩瀚的沙漠與紅巖峽谷,但是我沒有地圖,只能依稀估算進城的路程有多遠。房子與市區之間隔著好幾條街尋常社區,裡頭住著許多摩門教居民,而且都認識強尼與緹安娜,因為大家都上同個教會。我再次想起強尼第一天對我說的話:

我們認識這裡的每個人,包括警察、學校,還有法院,他們都知道我們收留有問題的孩子,妳覺得他們會相信我們,還是相信妳?

當我在麥當勞尖叫求救卻沒人理會,就明白這裡的人不會沾惹麻煩事,更不會拔刀相助,各人自掃門前雪是這裡的文化,凡事只要不帶任何質疑,照上帝的計畫走就對了,而像我這樣的人就該當個隱形人。我想起從小認識的那些摩門教徒,大家總是團結在一起,認為所有解答都掌握在自己手裡,碰到解決不了的難題就轉過頭去。我心想,若想在這裡找到人幫忙,也許應該找非摩門教徒。
緹安娜下班回家後打開冰箱,發現家裡需要採買,不然晚餐沒東西吃,我在房間裡,聽到她和強尼爭執著誰該出門買東西。我認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於是便撕下日記的一頁,寫下求救字條,附上姓名和爸媽的電話,塞進口袋裡。
我打開臥室的門,走進廚房說:「我可以幫忙買晚餐的食材?!辜热凰麄冋J為我住在這裡必須做家事,看到我願意配合應該會很高興。強尼從廚房櫃檯裡拿出鑰匙:「妳跟我來,一切照我的話做?!?
我們到了雜貨店,強尼要求我一定要有一隻手擺在推車上,我和他走過一條條走道,把拉麵、瓶裝牛奶、大包的起司絲與自有品牌穀片放進手推車裡。我的手始終握著推車邊緣,但眼睛環顧著店內四周,尋找看起來不像摩門教徒,比較可能對我伸出援手的人。
到了收銀檯,旁邊的排隊隊伍中有個留著短髮的女人,她的氣色紅潤,臉頰曬得黑黑皺皺,雙耳掛著奇特的貝殼耳環,最重要的是身穿背心式上衣。摩門教徒外出不能同時穿著背心式上衣和「加門」。加門是摩門教徒神聖的內衣,每個成年的摩門教徒在接受教儀後,都要穿著加門。接下來,我看看她買的東西,想找出另一個不屬於摩門教徒的東西,例如啤酒。不過,光是那件背心式上衣就足以證明她不是摩門教徒。
我一隻手放在推車上,趁強尼轉身的時候,從口袋掏出字條交給那位女士。她好像有點嚇到,滿臉都是疑問,我默默乞求:拜託,拜託,拜託救救我。她定睛望著我雙眼,開始打開字條,我一心祈禱:快點,拜託救救我。強尼轉過身來,看見那張字條,他站在我與那位女士之間,直接搶走她手裡的字條,她也就讓他搶走。我繼續祈禱:拜託,拜託,拜託。千萬不要。
強尼看了看字條放聲大笑:「太好笑了?!菇又嫦蜿犖橹械哪俏慌空f:「這只是一則笑話而已?!鼓俏慌繘]有回應,也許是被強尼的笑聲或體型嚇得不敢問。沒過多久輪到她結帳,便把要買的東西一一放上收銀櫃檯的輸送帶,沒有對我說一句話。我的心跌落谷底。
我們結帳完後,強尼推著推車到停車場,我仍握著推車邊緣,準備迎接之後的災難。他打開車門叫我坐進後座,我只能照做。接下來,他挺直身體,抽出褲子上的皮帶。一臺臺的車子來了又走,一個個家庭來來去去,孩子們和爸媽在停車場跑來跑去。強尼一鞭一鞭抽下來,我眼角餘光可以看見那些人,但他們好像都看不見我。沒有一個人說話,強尼沒說話,我也沒有。在那一刻,我完全失去鬥志。也許是因為飢餓,也許是錯過逃跑的機會,也許是發現即便非摩門教徒,也沒有人會幫我。
一陣鞭打過後,我整個人蜷縮在後座,強尼把其餘雜貨放在我腳邊,關上車門,坐上駕駛座。一路上我們都沒開口說話,車子開進停車場,我幫忙把一包包東西拿進屋裡,緹安娜對我說:「我們一起做晚餐?!?
她煮了一大鍋開水,把拉麵丟進去,我站在爐邊凝視著沸騰的水,感受蒸氣噴向我的臉。等麵條變軟,緹安娜把麵條撈出來,再教我怎麼炸麵條。孩子們坐在桌邊,我和他們坐在一起,緹安娜一語不發,把炸麵條放在我的盤子上。
「妳會在這裡待上三個月,還是三年,全看妳自己。我們認識這裡的每個人,妳覺得他們會相信我們,還是相信妳?」強尼說的話又在我腦中響起,我被他打得很痛,真的恨死他了??礃幼?,我要很久以後才能離開這裡,如果能離開的話。
我拿起叉子,把充滿奶油的麵條送到嘴邊,感受到身體渴望能吸收又鹹又美味的麵條,但與此同時,一陣陣憤怒與哀傷也在體內流竄,吃東西等於又輸了一次,我的計策沒有一個成功。這種被打敗的感覺令人厭惡,我知道自己需要一個新的計畫。
緹安娜說:「艾莉克西,這就對了?!姑看嗡蛷娔嵯胙b作一副關愛我的樣子,就會叫我「艾莉克西」。她大多時候都對我都很刻薄,偶爾又會把我當成女兒一樣關愛,我覺得很奇怪。她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的直覺反應竟然是想猛然抽身,但還是強迫自己坐著不動,繼續咀嚼口中的食物。我發現強尼似乎能預料我的一舉一動,如果打算逃跑,他會比我先知道。但是,我說不定能利用緹安娜矛盾的情緒,在她的憤怒與疲憊之間、堅強表面與寂寞內心之間,找到一些複雜的空隙,也許我能從中找到逃跑的機會。
那天晚上,我躺在房間的粉紅色床墊,思緒飄到怡菲身上,試圖尋求慰藉。我想像她的面孔、深色的長髮,以及她開著紅色吉普車,長髮隨風飄動的模樣。不知道她現在是否還在圖森市照顧祖父母,或者已經回到維克多維爾。她想念我嗎?擔心我嗎?我好希望此刻她的雙臂環抱著我。
我想起過去那些午後的悠閒時光,艾希利、碧安娜與我懶洋洋地窩在沙發上說笑。我又想起爸媽,媽媽上次擁抱我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距離他們把我送到這裡,已經過了五天。從他們把我趕出家門,至今已將近十八天。我又想起緹安娜把手搭在我肩上,寂寥漸漸湧上心頭,我便在此情緒中沉沉睡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dnf赚钱攻略95 德甲哪些球队得过欧冠 600311股票行 浙江麻将app下载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手机网赚项目 股票行情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彩结果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 11选5复式 2018网盛棋牌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