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彼岸之嫁(作者簽名版)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不甘命運被支配的女子
闖入幽冥,拯救她被侵犯的靈魂

《彼岸之嫁》女主角黃姵嘉、黑咖啡聊美劇站長Castle推薦

一天傍晚,父親問我願不願意當鬼新娘……
?
十九世紀,英國的殖民地馬六甲,有許多華人移民家族世居在此。他們接受西方文化洗禮的同時,也遵循其華人祖先的習俗過生活。潘麗蘭是經商致富的華人移民後代,但多年前爆發天花疫情,使她摯愛的母親病逝;而潘父則因病毀容,從此深居簡出,荒廢家業。

一天,潘父告訴麗蘭有人上門提親,對象是地方首富林家過世不到一年的兒子林天青。麗蘭雖慶幸父親沒有逼她當鬼新娘,但家境衰敗至此,恐怕再也沒有好親事上門。
?
被婉拒的林家不死心,邀請麗蘭和潘父去作客,對外營造麗蘭和林天青訂親的假象,想逼潘家就範。奇怪的是,自從拜訪林家後,林天青的亡魂時常出現在麗蘭夢中,對她傾訴仰慕之情……
?
《彼岸之嫁》重現十九世紀馬六甲華人移民社會的生活場景,融入華人的喪葬習俗與鬼怪傳說,並將「冥婚」這個乍聽之下令人感到恐懼的概念用文學的手法呈現,衍生為追求愛情自主的故事,加深小說打動人心的層面。而不斷出現的懸疑情節,更牢牢抓住讀者的心,緊緊跟隨女主角在內心世界與亡者世界穿行。

【選書紀錄】
歐普拉網站每週選書
獨立書商協會選書
邦諾書店「發現新人」秋季選書
《柯克斯評論》和《書單》好評推薦
《美麗佳人》雜誌作者專訪
Bookseller 編輯選書
Goodreads 網站2013年7月新人作家推薦
Glamour 雜誌2013年夏季推薦讀物選書
Good Housekeeping 雜誌2013年8月推薦選書
?

?


?

朱洋熹(Yangsze Choo)《紐約時報》暢銷小說作家朱洋熹是第四代馬來西亞華裔。童年時期曾在幾個國家住過,所以能夠偷聽(拙劣地)幾種語言。自哈佛大學畢業之後,她曾任職於幾家企業,提過公事包,之後開始寫作第一本小說。
2013年出版的《彼岸之嫁》背景設於英國殖民時期的馬來亞,以及華人複雜的死後世界,故事敘述一種名為冥婚的特殊歷史習俗。本書由Netflix改編為影集,2020年1月上映她的第二本小說,2019年出版的《黑夜之虎》(The Night Tiger)背景設於1930年代的馬來亞,結合當地的白虎食人傳說,敘述由一節斷指展開的解謎之旅?!逗谝怪ⅰ肥敲绹輪T瑞絲.薇斯朋主持的哈囉陽光讀書俱樂部的2019年4月選書,也獲選為亞馬遜2019年2月最佳圖書。
朱洋熹愛吃愛閱讀,也常常邊吃邊讀書。她與丈夫、兒女和幾隻雞定居於加州。

趙永芬
自小愛讀小說,長大後愛上小說翻譯,目前專事翻譯,希望有幸翻譯最優秀的小說作品。

【推薦好評】
本書一開始是歷史小說,卻出人意料地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奇幻的鬼故事與謀殺的推理小說。這一切之所以引人入勝,在於蘊藏其中的豐富的華人移民文化與戀愛故事——終篇充滿了渴望,每翻一頁,似乎都聽得到嘆息?!獨W普拉網站每週選書

《彼岸之嫁》將中國神話、愛情故事及推理巧妙融合,是個令人毛骨悚然又欲罷不能的成長故事,無論成人或青少年讀者都將為之著迷?!獊喼捱L刊

作者朱洋熹以清晰、迷人的敘事風格創造出一個另類實境,將紮實的故事情節與超自然現象結合在一起,它和真實世界一樣具有高度風險、禍福難卜?!霭嫒诉L刊

充滿危險、戀愛與怪異之美,一個年輕女孩探索自己命運,選擇追尋愛情而非責任的故事?!毩踢x書

從兇手是誰的推理小說到鬼故事到成長故事到戀愛故事,《彼岸之嫁》情節之繁複詭譎,足以寫出好幾本小說?!袢彰绹?/P>

《彼岸之嫁》是一部亮眼的小說處女作,帶著讀者踏上自愛麗絲墜入兔子洞以來最離奇的一段旅程?!}荷西信使報

朱洋熹令人著迷的處女作??蘊含了豐富的中國民間故事、習俗及神魔鬼怪??既充滿趣味又發人深省。一本令人難以忘懷的傑出小說處女作?!驴怂箷u

愛情、民間故事、陰謀詭計,外加一個神祕的守護天使。你還能要求什麼呢?——圖書館雜誌

?

第一章

一天傍晚,父親問我願不願意當鬼新娘?!竼枴惯@個字眼或許不正確。當時我們在他書房,我翻看報紙,我爹躺在他的籐躺椅上。天氣相當悶熱,油燈已經點上,飛蛾懶洋洋地在潮濕的空氣中飛撲打轉。

「你說什麼?」

我爹在抽鴉片菸。這是他晚上的第一支,所以我認為他應該比較清醒。眼神哀傷、皮膚如杏仁果核般坑坑洞洞的父親算得上是學者。我們家過去相當富裕,但近年來每下愈況,而今只是頂著中產階級受人敬重的門面度日。

「鬼新娘,麗蘭?!?/P>

我屏住呼吸翻過一張報紙。很難分辨我爹是否在開玩笑,有時我甚至沒把握他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嚴肅的事,好比我們逐漸減少的收入,他毫不在乎。他竟說反正天氣這麼熱,他一點也不在意穿破舊的衣服。然而朦朧的鴉片煙霧裹著他時,他又沉默不語,心不在焉。

「今天有人跟我提這件事,」他很快地說?!肝也履阋苍S想知道吧?!?/P>

「是誰提的?」

「林家?!?/P>

林家是我們馬六甲市最富有的一個家族。馬六甲是個海港,也是東方最古老的一個貿易殖民地。在過去的幾百年間,它歷經葡萄牙、荷蘭,最後是英國的統治。長長一排低矮的紅瓦房沿著海灣散亂分布,兩側是椰子樹林,後方的內陸是覆蓋馬來半島的茂密叢林,猶如一片起伏的綠色海洋。在帶著往昔榮光的熱帶炙陽照射下,馬六甲市看來非常平靜與夢幻,那時它是馬六甲海峽兩岸港口城市的明珠。但隨著汽船的出現,早已漸漸優雅地衰落。

然而比起叢林中的村莊,馬六甲仍是文明的縮影。雖然葡萄牙堡壘遭到毀壞,我們有個郵局,有荷蘭紅屋市政府,兩個市場,和一間醫院,其實我們就是英國設置的馬六甲州政府所在地。雖然如此,若是拿它跟我讀過的其他偉大城市相比,如上海、加爾各答和倫敦,我確信它是非常微不足道的。正如區辦事處跟我家廚子老王的姊姊說過的,倫敦是世界的中心,是偉大而閃耀之帝國的心臟,它遠從東方一直綿延到西方,所以太陽從不落下,從那老遠的島嶼(聽說非常潮濕又寒冷)統治我們生活在馬來亞的人民。

儘管馬來亞是多種族聚居地,有馬來人,中國人,印度人,外加零零星星的阿拉伯與猶太商人,我們都已在這裡定居好幾世代,但仍保有自己的習俗和服裝。父親雖然會說馬來語和一點英語,但仍習慣找中文書報來看。當初離開家鄉來到這裡經商致富的人是我爺爺,不幸的是,父親接手之後,錢變得愈來愈少,否則我認為他根本不會考慮林家的提議。

「他們有個兒子幾個月前去世。一個名叫林天青的年輕人——你記得他嗎?」

我可能在過某個什麼節日時見過林天青這個人一、兩次。除了他是有錢的林家子弟之外,沒有給我留下一點印象?!杆氡睾苣贻p吧?」

「我相信大你沒幾歲?!?/P>

「他是怎麼死的?」

「聽說是發高燒。無論如何,他就是新郎?!刮业f得謹慎,好像已經後悔說出口了。

「他們希望我嫁給他?」

心煩意亂之下,我打翻父親書桌上的硯臺,墨汁灑濺在報紙上,形成一片不吉利的黑色污漬。為亡者安排婚事並不常見,通常這麼做是為了安撫亡魂;或是為有生養兒子的過世小妾舉行正式婚禮,升格為妻子;或是讓兩個死得悲慘的戀人,也可能在死後結合。這些是我知道的。但把活人許配給已故之人這種事非常少見,而且實在恐怖。

父親揉揉臉。有人告訴過我,說我爹在染上天花之前相貌非常英俊。不到兩個星期,他的皮膚變得跟鱷魚皮一樣厚,而且多了一千個洞疤。曾經愛交朋友的他不再拋頭露面,任由外人經營家族生意,自己則沉浸於書籍和詩詞中。要不是母親也死於那次天花疫情,撇下四歲稚齡的我,或許情況就不至於這麼糟。那次天花對我手下留情,只在我左耳背面留下一個疤。當時有位算命先生預言我會很幸運,但他也許只是樂觀吧。

「是,他們要的是你?!?/P>

「為什麼是我?」

「我只知道他們問我是否有個名叫麗蘭的女兒,還問你結婚了沒?」

「我想這樁婚事一點也不適合我?!刮沂箘挪潦米烂嫔系哪?,彷彿可以藉此抹去這個話題。他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正想要問,我爹就說:「哦?你不想在快滿十八歲時當寡婦?不想一輩子身穿綾羅綢緞住在林家大宅?不過他們可能不許你穿任何鮮豔的顏色?!顾f著淒然一笑?!肝耶斎粵]答應。我怎敢答應?但如果你不計較愛情和生兒育女,這樁婚事或許也沒那麼糟。你這輩子將衣食無缺,有厝安身?!?/P>

「我們現在這麼窮嗎?」我問。多年來,我們家一直籠罩在窮困的陰影下,宛若一波即將碎裂的浪潮。

「嗯,今天就沒錢買冰塊了?!?BR>在英國商店,你買得到以木屑和褐紙緊緊包裹捆綁的大冰塊。那些冰塊來自繞過半個地球的汽船,是卸貨之後的殘留物。乾淨的冰塊存放在貨艙,保持食物的新鮮。之後,就把冰塊賣給想要嚐嚐冰凍西方的人。我阿媽1跟我說,以前父親買過好幾種外國水果——幾顆長在溫帶天空下的蘋果和梨子——給我娘品嚐。這些事我不記得了,但我喜歡削切家裡偶爾買來的冰塊,想像我也走過那片寒冷的地面。

我撇下他抽完鴉片菸。打從小時候,我就在他書房裡站上好幾個小時背誦詩詞,或替他磨墨,練習書法,但我的刺繡功夫很差,對打理一個家也毫無概念,這些都是為人賢妻的條件。我阿媽盡可能教我,但她所知有限。我常?;孟胩热裟赣H仍然在世,不知我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一離開房間,阿媽立刻撲到我面前。她早已等在外面,把我嚇得半死?!改愕雴柲闶颤N?」

我阿媽個子非常嬌小,年紀也很大了。她個子小得幾乎像個孩子,性情自以為是又非常專橫,儘管如此,她卻全心全意地愛我。在我之前,她就是我娘的保母,按理說老早以前就該退休了,可是她仍一身白衣黑褲在屋裡到處轉,像個發條玩具似的。

「沒什麼?!刮艺f。

「是提親嗎?」對一個自稱年邁又耳聾的人來說,她的聽力好得驚人。連一隻蟑螂也無法在黑暗中溜過,而不被她一腳踩死。

「其實不是?!挂娝荒槻恍诺臉幼?,我說,「更像個笑話?!?/P>

「笑話?從哪時起你的婚事成了笑話?婚姻對女人家太重要了,它決定她的未來、生活、子女??」

「但這個不是真正的婚姻?!?BR>「當小妾?有人想娶你當小妾?」她搖搖頭?!覆?,不可以,小小姐。你一定要當妻子??赡艿脑?,要當大老婆?!?/P>

「不是當小妾?!?/P>

「誰提的親?」

「林家?!?/P>

她的眼睛睜得愈來愈大,最後簡直就像隻眼睛大又圓的叢林狐猴?!噶旨?!噢!小小姐,你生得像蝴蝶一樣美,總算沒有白費了??」等等諸如此類的話。我帶著幾分好氣又好笑的心情,聽她絮絮叨叨地列出從未提起的,我那許多的優良特質,直到她倏地住口?!噶旨业膬鹤硬皇撬懒藛??不過還有個姪子。我猜他會繼承家業吧?!?/P>

「不,是給兒子提的親,」我說得有點不情願,總覺得承認我爹抱著如此荒謬的想法,就是背叛了他。她的反應如我所料。我爹在想什麼呀?林家怎敢如此羞辱我家?

「阿媽,別擔心。他沒打算答應?!?/P>

「你不懂!這很不吉利。難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她嬌小的身軀氣得發抖。

「哪怕是個笑話,你爹也壓根不該跟你提這件事?!?/P>

「我沒生氣?!刮医徊骐p臂。

「哎呀,要是你娘還在就好了!你爹這回太過分了?!?/P>

我雖設法安撫阿媽,但我就寢時仍感到不安,拿油燈擋住了搖曳的陰影。我家房子很大也很老舊,自從家道中落以來,僕從只剩下原本維持正常運轉的十分之一。我爺爺在世時,家裡滿滿的都是人。他有一妻二妾和幾個女兒,但唯一存活下來的兒子就是我父親。如今妻妾都過世了,我的姑姑們早已出嫁,從小和我玩在一起的表兄弟姊妹在他們家族遷居後也搬到了檳城。隨著我們的財富漸漸縮水,愈來愈多的房間一一關閉。我依稀記得賓客與僕人忙進忙出的情景,但那想必是在我爹不問世事,並讓自己慘遭生意夥伴矇騙之前。阿媽偶爾談到那些時候,到頭來總是罵父親愚蠢,罵他缺德的朋友,最終還是咒罵容許這一切發生的天花之神。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相信天花之神。一個神明居然自貶身分,衝著人家的門窗把天花往裡面的人身上吹,我覺得好像不太對。如果是醫院的外國醫生談論疾病和隔離疫情,這個解釋對我來說似乎合理得多。有時我好想成為基督徒,就像每星期天都上英國聖公會教堂的那些英國女士一樣。我從來沒上過教堂,可是從外面看來十分祥和。他們在雞蛋花樹下的墓地有漂亮的綠色草皮和整齊的墓碑,似乎也比中國人在荒涼山坡上的墓地舒服多了。

我們在清明節——亡者的節日——去山上的墓地掃墓,紀念我們的先祖,拿食物和上香供奉他們。墳墓蓋得像小房子,或一把偌大的扶手椅,中央有墓碑與小祭壇。上山的小路長滿了野草和白矛——一種鋒利的植物,手一摸過就會被割傷。周圍不是人們遺忘與遺棄的野墳,就是沒有子孫照顧的墳墓。想到必須以寡婦的身分向一個陌生人致敬,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嫁給一個鬼魂究竟必須做什麼?父親把它當作一個笑話。阿媽不想說出口——她迷信得很,以為光是說出它的名字,就會讓它變成真的。至於我,我只希望自己永遠不需要知道。


?

歐普拉網站每週選書
獨立書商協會選書
邦諾書店「發現新人」秋季選書
《柯克斯評論》和《書單》好評推薦
《美麗佳人》雜誌作者專訪
Bookseller 編輯選書
Goodreads 網站2013年7月新人作家推薦
Glamour 雜誌2013年夏季推薦讀物選書
Good Housekeeping 雜誌2013年8月推薦選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dnf赚钱攻略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