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絲線上的文明:十三個故事,纖維紡線如何改變人類的歷史
定  價:NT$460元
優惠價: 79363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條絲線編織出人類文明進化的故事,
從出生到死亡,人們的日常生活都離不開織品。

從史前時代洞穴裡的纖維、中東布料與古埃及裹屍布;
中國皇帝的絲織龍袍與維京船的羊毛風帆、
印度的卡利科布、印花棉布跟工業革命的關係、
一直到現今實驗室製成的科技纖維,讓太空人成功登陸月球……

本書引用史詩、傳説、神話及史實,
呈現出織品對人類文明發展具有的重大意義與影響。
從語言到童話,從科技到社會關聯,我們的生活與紡織紗線緊密織就。
作者把古今中外,包括史前、古中國、古希臘、古埃及、近代、現代等等,
許多精采故事綴成一部內容豐富的人類文明進化史,老少咸宜,是當今最有趣的一本書。

◎紡織的文明從這裡開始……

人類從蜘蛛那裡獲得靈感,進而模仿蜘蛛織網,
用來捕魚獵獸、綑貨綁物,也用來遮身蔽體;

在東歐的喬治亞共和國西部的某個洞穴地板上,
植物學家發現了第一根細小的紗線纖維,
接著又發現據今約三萬年前的染色纖維,
於是,人類的紡織文明從此開?……

◎紡織,也與神話有關……

在南美秘魯、非洲加納的阿坎族、北美印第安原住民霍皮族與納瓦荷族的傳說中,
有一位半人半蜘蛛的編織女神,她用巨大的織布機把雲彩和彩虹編織成宇宙。
因此,族裡的紡織工人在開工前都會去搓搓蜘蛛網,祈求女神賜予神力。

在希臘神話中,工藝女神雅典娜與平民織女阿拉克妮競技,
然而凡人的技能終究無法超越女神而落敗,
女神疼惜阿拉克妮的才藝,把她變成了一隻蜘蛛,讓她永遠有織不盡的絲。

◎世界上最強韌的絲線是什麼?

事實上,蜘蛛絲非常強靭,蛛絲的?度比鋼鐵還高,
並具有不易斷裂的優異伸延性,可在極低溫下維持?度。
兩萬七千六百四十八隻蜘蛛可生產一磅重的蜘蛛絲。
可惜,牠們無法被集體圈養,因為牠們會互相攻擊殘殺。
西元二○一二年,全世界唯一一件由蛛絲編織而成的美麗披風問世了。
人們經過三年的努力,結合大批人力資源,每天在馬達加斯加的首都收集蛛絲,
這件罕見的藝術精品,曾在倫敦V&A博物館展出半年之久。

◎紡織反映的社會狀況

十七世紀是荷蘭的黃金年代,
貿易、科學與藝術反映出該國的豐裕與自信。
當時,一般婦女從事女紅是很重要的內務,蕾絲則是正夯的產物。
在家做女紅,就不會幹壞事,這是婦女的標準形象。
荷蘭畫家維梅爾在一六六九年~一六七○年的作品<花邊女工>,
畫的就是當時婦女專注於編織蕾絲的最佳寫照。
我們可以從畫家的手法、觀畫者的視角與畫框內外的關係,看出蕾絲隱喻的社會狀況。

人造絲與天然絲,這些絲線不但改變也塑造了我們居住的世界。
四個主要的纖維來源:棉花、絲綢、棉紗和羊毛,來自人類絞盡腦汁的巧思創新。
這些原材料製造出來的成品,為人類保暖吸汗、擋風防雨、妝點襯飾,
甚至顯示身分地位與彰顯個人才藝;
它們也為人類最有趣、最迷人的一項特質提供出口:創造力。

此外,織品與語言彼此交織的程度已經不足為奇;以某種程度來說,他們有著親密關聯。
來看看文本(text)與紡織品(textile)這兩個字,
他們的老祖宗是同一個拉丁字?texere?,意思是編織。
另一個拉丁字?fabrica?則孕育了織品(fabric)與製造或杜撰(fabricate)。
你有可能繼承了一兩件垂垂老矣的傳家寶(heir-loom,loom是織布機);
或者感到如坐針氈(on tenterhooks,直譯是:在張布鉤上面);
瞎編了一個故事(spin a yarn,直譯是:紡一條紗線);
或者暗自心想某人家裡的裝潢實在有點廉價(chintzy,意指印花棉布做成的東西)。
卡西亞.聖.克萊兒(Kassia St. Clair)
在Bristol與牛津研究女性腹脹歷史,以及18世紀化妝舞會。她為《經濟學家》、House & Garden以及Quartz寫過不少關於設計與文化主題的文章。她在Elle Decoration雜誌擁有自己關於色彩的專欄。著有《色彩的履歷書》(The Secret Lives of Colour)等書。
www.kassiastclair.com

蔡宜容
英國瑞汀大學兒童文學碩士,譯作包括魯西迪的《哈倫與故事之?!?、《盧卡與生命之火》,菲利普.普曼的《沙莉拉赫特三部曲》、《發條鐘》,潔若?。溈剂盏摹吨e話連篇》,艾倫.加納的《貓頭鷹恩仇錄》等;創作包括《癡人》、《中美五街今天20號》等。喜歡討論「文本?故事?作者」三位一體卻又互相叛逆的魔幻關係;Dodoread 都讀臉書專頁,歡迎來逛逛。https://www.facebook.com/Dodoread-%E9%83%BD%E8%AE%80-801414753274948/
序╱從出生時的襁褓到死亡時的裹屍布,人們的日常生活離不開織品
如果你將目光移開這一頁,然後往下看,你會看見自己的身體包覆在布料中。(親愛的讀者,在此,我假設你並非裸體。)也許你正坐在火車或地鐵車廂的軟墊席位上,或者蜷縮在軟噗噗的沙發裡。你可能裹著浴巾,可能窩在色彩繽紛的帳篷裡,或是整個人縮在床單上。它們全部都是由布料製成的織品,不論是編織、毛氈壓製,或是針織。

織品―人造與天然―改變、定義、促進並形塑了我們生活的世界。從史前到早期中東與埃及文明皆然;透過中國帝王的絲織龍袍,以及為工業革命提供動能的印度的印花棉布與釉面印花布;乃至於進入化工廠共混纖維的時代,人類因此得以更快的速度,行遊至更遠的他方。有史以來,棉、絲、亞麻布、羊毛等四大天然纖維主要就是人類展現巧手慧心的重要素材。它們經過壓製用以提供保暖與保護、區別社會地位、做為個人裝飾與身分識別,同時也是揮灑創意天賦與巧手慧心的方式。

我們的日常生活脫離不了布料。我們出生時裹在襁褓中,死亡時屍衣披頭蓋臉。我們睡著時被層層布料包圍──像童話裡那粒把公主吵醒的豆子──然後,等我們醒來,我們穿上更多布料去面對這個世界,並讓世界知道,這一天我們將以何種身分及姿態行走。我們說話的時候使用字詞、片語、譬喻,而線與布的產物也迂迴滲入語言之中,暗示自身的存在。比如說「線條(line)」、「襯裡(lining)」、「女用貼身內衣褲(lingerie)」與「油地氈(linoleum)」,這些字眼都源自於「亞麻布(linen)」。多數人並不了解亞麻莖如何變成線繩,或者織布機上一塊乾巴巴的覆蓋物如何幻化成錦緞這一類實務流程,因此,上述語言學的花色圖樣似乎也只是被沖上沙灘的空貝殼:某種蒼白的提醒,呼應著某種更宏大,更豐富的事物,直到今天,我們對它仍然一知半解,卻值得發揮好奇心繼續探索。

當年,我在大學研讀十八世紀服裝時,儘管社會應討論對該議題的重要性顯而易見,卻經常遭遇固執信念的挑戰,也就是認為服裝之為物,瑣碎且不值得重視。我開始書寫當代設計與時尚時,也遇到類似的嗤之以鼻。對織品的深入檢視是小眾而侷限的。即使它明明就是社會關注的主流議題,受到討論的也多半聚焦於「成品」的外觀與其令人著迷的魅力,而不是構成的原料,以及製造原料的那些人。
  本書邀請你對織品做進一步的觀察,那些圍繞在你日常生活周遭,穿戴在你身上的織品。本書並不是、也從未想要成為一本鉅細靡遺的紡織品歷史。正好相反,《絲線上的文明》包括十三則各自不同的故事,藉此勾勒出紡織品的廣闊聯結與重要性。在某一章節,你會進入製作登月漫步的太空衣的幕後場景;在另一個章節,你會看見啟發維梅爾畫出<花邊女工>的工藝;在書中的某處,你還會遇見包裹與拆解埃及木乃伊的那些人;遇見投注畢生精力要將蜘蛛絲製成布料的發明家與科學家;遇見那些在極端環境中被布料辜負且背棄,並召來致命下場的人。這是一本為好奇者所寫的書:我希望你讀得開心。
Content
序╱從出生的襁褓到死亡的裹屍布,人們的日常生活離不開織品
前言╱絲線與肉體╱這一行的工具╱交易與科技╱紡紗的故事╱女人的工作╱編織文字
CH1 洞穴裡的纖維―紡織的起源
最早的編織者╱嶄新之線╱體毛怎麼不見了?╱從韌皮纖維到精紡毛紗╱在祖祖安尼亞的那一邊
CH2 亡者的壽衣―埃及木乃伊的包紮與拆解
少年國王的超展開╱藍色細線╱生活中的亞麻布╱亞麻布充填之心╱油滋滋的蠟燭
CH3 贈禮與馬匹―古中國的絲綢
織文為錦╱落雨打葉聲╱壟斷五千年╱給敵人的禮物
CH4 絲綢建造的城市―絲路
洞穴裡的圖書館╱貿易與苦難╱絲綢生意╱厚顏無恥的穿著
CH5 衝浪巨龍―維京人的羊毛風帆
國王的墓塚╱船之型╱從羊群到艦隊╱遠航
CH6 國王的贖金價值不斐―中世紀英格蘭的羊毛
穿著一身林肯綠╱創造財源的纖維╱白色黃金╱修士的袍服╱獅心換羊毛
CH7 鑽石與輪狀縐領―蕾絲與奢華
花邊女工╱在空中刺繡╱千褶百縐的衣領外交╱得體穿戴蕾絲之道╱製作蕾絲的人
CH8 索羅門的外衣―棉花、奴隸與貿易
逃亡的奴隸╱植物界的羊毛╱贏家與摘採者╱加拿大短禮服
CH9 多層次的絕境生存之道―征服聖母峰與南極的服裝
獸皮與Burberry 的軋別丁布料╱兩萬八千英呎高山上的燈籠褲╱血、汗與結凍的淚水╱配備清單
CH10 工廠裡的工人―人造絲的黑歷史
抵抗╱市場競爭╱歡迎來到工廠╱在工廠裡╱快時尚;老問題
CH11 承受壓力―適合外太空的服裝
穿好穿滿上月球╱進入稀薄的空氣中╱車縫線與裁縫女╱表層之下╱穿上手工服,一起上火星
CH12 更耐操,更優秀,更快速,更強大―打破紀錄的運動織品
我們是人類嗎?╱漂浮者╱露多少,有關係╱市場的力量╱分隔線的盡頭
CH13 金色披肩──駕馭蜘蛛絲
披肩╱蛛形綱動物與蜘蛛恐懼癥╱織一張故事的網╱勇敢向前織╱國王的新絲╱天羅地網帶風向
黃金線―終章
致謝
詞彙表
參考書目
索引
少年國王的超展開
腦中浮現一個想法,而且僅此無他。我們眼前橫著一扇封印之門,一旦
開啟,我們將跨越漫長的世紀,與三千年前君臨天下的國王共處一室。
──霍華德.卡特(Howard Carter)
《圖坦卡門之墓(一)》(The Tomb of Tut-Ankh-Amen I),1923

時間是1992 年11 月4 日,地點是埃及,當霍華德.卡特發現通往帝王谷壤土的下行階梯,他的興奮、寬慰與希望想必強烈到近乎痛苦。這位時年四十八歲的英國考古學家,二十年來渴望著有個像樣的發現,卻一無所獲。他的金主卡納芬伯爵(Lord Carnarvon),因為長久的等待而深感不耐,在那一年稍早已經通知卡特,本季將是他最後一次提供金援―對於一個從小著迷於埃及學魅力的人來說,這份失望毋寧是苦澀的。難怪當卡特一發現那些階梯,立刻發了一封電報給卡納芬,要求他立刻趕到埃及:卡特相信自己剛剛發現了通往地下王陵的祕密階梯。三週之後,11 月26 日星期天,這兩個人站在那道階梯的盡頭,面對著一處入口,卡特在大門左上角鑽了一個洞,並將蠟燭從縫隙中探入。隨著燭火閃爍,密閉而過熱的空氣咻地竄出墳墓?!赣袥]有看見什麼東西?」卡納芬問?!赣??!箍ㄌ赝鹕珷T光照進墓室深處閃爍著,這麼回答:「美妙至極的東西?!?

這樣的挖掘工作耗時費神。從早期王朝時期(自西元前3100 年)開始,古埃及人就為他們的祭司與統治者建造墳墓,以防止墓主屍身與其財物被盜挖。這些墳墓布滿假門和暗道,並用磚頭、石塊封死的入口。早期西方人破壞強取的挖掘方式,已經被較為專業化的考察取代。到了1920年代,探勘新墳時必須採取有系統的行動,逐間墓室依次探勘,每一樣物件都經過拍照、標識、分類、記錄,最後才能清空,然後進入下一間墓室。圖坦卡門之墓的處理則特別困難,它在古代曾經遭到局部劫掠,重新封墳的時候,陪葬物件被倉促塞回箱盒與棺木裡,亂七八糟且毫無條理。

最初負責埋葬少年國王的那些人似乎也是臨危受命,手忙腳亂,對於墓穴裝飾與墓葬品的安排不夠用心,以死者的身分地位來說顯然不恰當。少年國王死時年僅十八歲,也許他們措手不及,原本以為會有更多時間準備。

在卡特的燭光照進被鑿破的墓室入口的三年後,他的團隊終於可以開始處理層層纏縛在圖坦卡門身上的亞麻布片。1925 年10 月28 日,最裡層的棺材蓋被掀開,露出「少年國王被纏得整齊利索的木乃伊屍身,臉上戴著一付黃金面具,表情悲傷卻寧靜」。全部的拆解工作歷時整整八天,從11 月11 日早上9 點45 分到11 月19 日,17 日休息一天?!竿鈱拥睦p縛物,」他後來寫道:「主要是一大片亞麻布,由三片長幅與四片橫幅布條固定位置,布條材質皆相同?!惯@只是十六層亞麻布中的第一層,經過幾千年的時間,有些已經殘破不堪,顏色與質感都像是煤灰。

卡特鉅細靡遺地記錄了他所看見的繃帶與織品。比如說,他在筆記上寫著,兩邊腳側的繃帶都有磨損,可能是在緩慢運往陵墓的過程中,屍體在棺材裡磨擦所致。他同時也提到,為了讓完成的木乃伊近似人形,這需要「極大的心力」,過程中使用「非常精緻、質地像綿紗似的」亞麻布,卡特哀嘆著它們的脆弱,憑添研究工作的困難。

儘管這麼勞心勞力,卡特的態度卻相當明確,他最多只把這些在圖坦卡門墓穴裡發現的織品當成一盤不起眼的配菜。當主棺首度開啟,卡特寫著映入眼簾的景象竟讓他「有點失望」,因為棺木裡的東西「覆蓋著細緻的亞麻屍衣」。稍早的挖掘工作中,他撬開了一具棺木,裡面裝滿了他以為是紙莎草卷的物件,後來證明也是亞麻布。(「這自然令人失望……」,他寫道。)最糟的情況下,這些亞麻布被視為阻礙,被人撂到一旁,隨手棄置宛如沾染灰塵的蛛網。有一片原本是濃棕色,也可能是紅色的大幅棺罩,上頭綴滿金屬小雛菊,在埃及當局與考古學家發生爭執的期間,因為材質之故,它被不當一回事地纏捲起來並扔到外面,最終難逃碎裂的命運。那些煞費苦心安排,裹著屍體的屍衣、襯墊與繃帶,很可能在拆解的過程中毀損殆盡;裹在外層的繃帶則敷以融化的石蠟,使其「凝固定著,拆解時才能維持較大片面積」。

對卡特,以及他的許多前人後輩來說,散落在各層織品之間的小飾物、護身符,以及織品下方以異國油膏防腐的屍體,都比纏縛的布料本身重要許多。實屬不幸啊,因為古埃及人應該會厭惡這種觀念。對他們來說,亞麻布具有能量飽滿,甚至富於魔力的意義―讓木乃伊變得神聖的,正是亞麻布。

藍色細線

亞麻從生生不息的土地中長出,並且孕育可食用的果實,這證明了衣物
同時具備廉價與潔淨的特質;四季皆宜。這麼說吧,亞麻是最不可能長
蝨子的料子。
―普魯塔克(Plutarch,約西元45 年至120 年) ,
《伊西絲與奧西里斯》(Isis and Osiris)

埃及乾旱的氣候與土壤條件,特別適合保存人們在此生活的各種證據,甚至包括當時的織品。對於其他地方來說,織品遺跡能保存幾百年就算幸運了,但是,埃及的相關紀錄卻一路上溯至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有些甚至染過色―兩件紅色屍衣裹住圖坦卡門之墓的內層人形棺木―其他幾件則被漂成奶油白色。質地與重量各有不同。1940 年代,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檢驗的一件樣本,品質特別精良,每平方英吋的紗支密度為200×100;另一件在海諾斐(Hatnofer)墓穴中發現的織品寬約1.6 公尺,長約5 公尺,因為質地非常細緻,重量僅140 公克;海諾斐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的一位貴婦。有些樣本出土自其他著名墓穴,質地則較為粗糙。存留下來的織品遺跡大多被發現於墓穴之中,所以,我們對屍衣、繃帶與華美袍服的了解,遠勝於家常亞麻織品。此外,比起內陸,三角洲區域的氣候較不利於保存考古學證據。另一個限制是,我們對當時栽種亞麻與製作亞麻布的許多方法一無所知。不過,現有的微量證據卻令人感到興奮。正如同對織品遺跡的理解,我們對亞麻栽種與亞麻布製作的知識,都是從出土器物中探究,像是紡錘與紡輪、微型塑像,以及墓室牆壁上繪製的敘事性場景。順帶一提,有一個樣本讓我們得以知道,古埃及亞麻田花開時節是什顏色,古王國時期(西元前2649 年至2150 年)的畫家以藍色細線勾勒出花兒盛開的田野。

儘管現存證據微乎其微,不過,塞易斯(Sais)曾經是一座重要的城市,尼羅河在此穿越寬闊的三角洲進入地中海。希羅多德(Herodotus)曾經提及這座城市每年的某一天晚上所舉辦的節慶,居民們群聚在自家門外,提著一款看起來像茶碟的特殊燈具,燈芯漂浮在油、鹽混製的燃料中,可以燃燒整晚直到隔天的黎明。這座城市同時也是涅伊特教派的重要據點,涅伊特是好戰的創世女神,她頭頂紅色王冠,生下象徵豐饒、繁殖與尼羅河本身的鱷魚神索貝克(Sobek)。塞易斯位於三角洲地帶,因此氣候較潮濕,這個特點也讓它成為全埃及最精良的亞麻布產地。

流經這個地區的尼羅河,以它獨有的節奏向亞麻作物發號施令。十月或十一月,洪水已退,河水乖乖地待在河裡,種子播入洪水退去後所留下的肥沃土壤。如果想要做出精良紗線,在三月,亞麻莖長到一公尺左右,正值青嫩時就要連根拔起。亞麻是織品所需的上好纖維,用途卻不只是製作亞麻布而已,它的種子同時也是栽植重點。亞麻子可以烹煮、烘烤或壓榨取油??傊?,農人必須辛勤工作才能得到這些獎賞。亞麻不好種,挺挑剔的:它的根很嬌貴,種植前必須徹底耕地,而且它耗竭土壤的速度又快,所以田地需要經常休息。如果收成目標是亞麻子,播種的間距就得寬鬆些;重點若放在亞麻紗,播種的間距就得緊密些,好讓作物長高一點,韌皮纖維長一點。傳統非機械化的亞麻耕作,在將作物拔起後,會把亞麻莖置放在田裡幾天任其乾燥,然後進行梳麻―擊打、梳理或甩晃以去除種子頭。接下來是漚麻程序,也就是將亞麻莖堅硬的外層浸水泡爛,取出內層韌皮纖維,然後靜置一段時間使其乾燥。接著是打麻,除去韌皮;最後則是梳理纖維,去除殘存的木質性雜質。雖然無法確定這些工序在古埃及時代是如何執行,但合理推想應該是依照這樣的順序。根據墓穴繪畫場景顯示,我們得知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約西元前1550 年至1292 年)時,人們曾使用梳麻板。今日取得纖維的直徑在15 至30 微米之間;古埃及的纖維直徑小到只有15 微米。不知怎麼地,埃及人所使用的方法讓他們分離韌皮纖維程度之徹底,直追現代最先進的機器。

埃及的衛星影像看起來像是一塊四邊粗糙的方形布料,尼羅河像是一截醜陋的黑色斷枝貫穿而過,南端是一方墨黑的裂口,北端是一大塊破口似的翠綠色三角洲。事實上,這條河與其流域,跟這個國家及人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一首寫於西元前2100 年的尼羅河讚美詩中,不知名的作者這麼說:「你是大地壯麗宏偉的飾品?!顾那曛?,對該國政治精英極盡嘲諷能事的高人氣詩人尼格姆(Ahmed Fouad Negm)哀嘆:「尼羅河遙想當年╱索愛若渴?!?

麥克卓爾(Meketre)是中王朝時期兩任法老重臣,約下葬於西元前1981 年至1975 年之間。他的墳墓建造在河岸邊,跟多數埃及歷史遺址與現代城市一樣。這座遺址如今隸屬於底比斯(Theban)及其墓地遺跡的一部分,面對著橫跨兩岸的路克索城(Luxor)。自1920 年出土以來,這座墳墓屢遭劫掠。無論如何,有一間墓室保存完整。墳墓建造者非常聰明地將它隱藏在通往主要墓室的走道底下,恰好是盜賊不會停留細看的地方。室內有二十四座木雕模型,顯示有許多人忙著製作麥克卓爾死後可能會派上用場的物品:麵包、啤酒,當然還有亞麻布。

麥克卓爾的模型展示了女人堆放亮金色的亞麻纖維,然後捲放在大腿與手之間稍加搓撚,把它們變成較長的粗紗線。這個將纖維接合的過程,是觸感非常密集的工序:紡紗者的手與大腿不斷地與亞麻纖維產生摩擦,使得局部皮膚變得粗硬,卻也因為這樣而讓動作較不費力。把每根纖維兩端弄濕,讓內部纖維素發生類似黏膠的作用,有助於接合。粗紗線可以捲成球狀以避免糾纏,然後放進罐中,以少許水保持濕潤,維持纖維的柔軟度。這時,紡織者從罐中抽取紗線,兩手各持一紡錘,單腳屈起,紡錘可在大腿下方捲繞,接著開始加撚。如此可讓亞麻纖維變得更細緻(這正是它迷人的特質),同時也使其變得更堅硬且較少彈性。

幾乎所有埃及的亞麻纖維都是S 撚―逆時針方向―也許因為亞麻在乾燥的過程中自然朝這個方向蜷曲。有趣的是,許多文明使用捲線桿纏紗線,避免糾結,在埃及卻直到羅馬時代才出現這種工具。在這之前,紗線都是纏在紡錘上,或者繞成球狀。

紡好的紗線就可以用來編織了。麥克卓爾模型中的小人兒使用木製地織機:木樁打進地板,中間撐起橫桿披掛經紗。垂直織布機直到西元前1500 年左右才出現,在此之前,水平織布機據信是唯一的選擇。埃及的垂直織布機與希臘的不同,也許是由地織機轉變而來―埃及的垂直織布機不用加重墜,而是利用第二支橫桿將經紗撐緊拉繃。這麼一來,紡紗過程可能比較耗時費工,卻也因此強化了社交的功能;紡織監工納法倫佩特(Neferenpret)墓室牆上的繪畫顯示,兩名女子操作一臺大型垂直織布機。平紋織(基本款,紗線一上一下交織)是最常用的織法,方平紋織的布更結實,其遺跡也見於墓穴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dnf赚钱攻略95